妖卿玄

又相逢/abo(2)

  因为小星星还没出现啦,所以不打tag了! 
  并不怎么abo的abo ,真的很细微,很后面才讲到吧……
  薛洋听完事情的经过后,眉头紧皱,片刻后,眉头舒展了一些,笑着露出小虎牙道:“那金宗主是怎么逃脱掉的呢?”
  金光瑶摇摇头表示:“成美,有些事情你到恰当的时候便会水落石出的。”
  薛洋皱了皱眉,片刻后才开口:“……那我们……现在在哪?”
  金光瑶给他解释道:“这是我救下你临时住下的石洞,……既然你醒了,我们便逃离此处吧,我不知那些人是否发现了我们逃脱。”
  少年点点头,动了动自己不知何时恢复的左手,没有迟疑的跟着金光瑶走了。
  在他们走后,石洞顿时化为乌有,似乎从未有人踏足过此地。男子收回银线,搀扶着虚弱的少年走了……
  此时,不净世内……
  “胡闹!真是胡闹!聂怀桑,我敬你为宗主,你竟……做出这样的事!”聂家一位长老(太懒,不取名字啦)道。
  自封棺大典聂宗主一问三不知的名号除去后,聂氏便有了起色,可聂怀桑连同魏无羡打开了封有聂明玦和前金宗主金光瑶的棺材。魏无羡想出了一种方法,本来在乱葬岗上已是差不多要完成,却发生了一系列的事,就没有再提,近日却被他想出破解最后一道封锁的方法,完成了此法。
  此法能把聂明玦复生,却在最后一瞬,金光瑶也受到了影响,竟是比聂明玦先醒一步,趁众人不备逃脱了。那位聂氏长老十分愤怒(聂家的祖传暴脾气),认为是聂怀桑欺瞒众人并且处理不当,才会发生此等案件。
  这边聂氏长老在教训聂怀桑,另一边云深不知处……某某羡正在承受着同样的痛苦……(旁观者视线:)叔父气得胡子立了起来(?)被蓝大不动声色地悄悄拉住,轻声安抚。某羡正躲在某叽怀里,某叽似乎也并未有放手的动作,看到这一幕的蓝老先生似乎……想掐死这个带坏他爱徒的人,蓝大眼神交流表示:忘机你快带无羡回去,不然叔父会疯。蓝忘机收到兄长信号后,立刻带着魏无羡奔回了云深不知处,一场闹剧应该就这么……还没结束吧……
  某处不知名的山中的某处小木屋里……薛洋正痛苦地躺在床上,金光瑶正苦苦思考为何薛洋会如此痛苦,莫非是被蓝忘机重创后,自己强行把他从阎王爷手里拉回来的后遗症?嗯……应该是如此没有错了,所以……“成美你还是喝了那碗药吧。”
  少年似乎没有思考,也没有回答,好像预料到喝了药之后会发生什么,没有停顿,也不似从前闹着要加糖,一闭眼喝了下去,随后,他便躺在床上似睡着了一般……
  翌日。
  “成美,醒醒!”
  “嗯?!小矮子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  “emmm,你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吗?”
  “昨天?我不是日常抽了你的鞋垫,然后被你追杀吗?小矮子,你怎么了?这么快忘记昨日发生之事,莫非……中年危机?”
  金光瑶告诉自己要和(核)善地对待伤残人士,耐心地问:“哦?那我现在是什么身份呢?”
  薛洋摸了摸脑袋,问:“你不是……啊,你是什么身份来着?”
  金光瑶慈祥(?)地带着一种老父亲的微笑看着薛洋说:“为父本已是仙督,却看破红尘,想要活的潇潇洒洒,便带着你隐姓埋名。你在下雨天跑去玩耍,撞坏了脑袋,请问,您现在记得什么呢?魏无羡知道吗?”
  经过慈父(划掉)瑶一番耐心的询问后,发现这位少年……emmm好像觉得自己还很小,虽然相比较自己确实比较小……
  然后传销头目(再次划掉)瑶开始给成美酱洗脑,“你和当初一样,敬仰魏无羡,他死了……嗯,对,他死了。”看着自家崽子低下去的头,金光瑶开始转变情绪。
  “但他重生到一个叫莫玄羽的gay里gay气……咳……的人身上了,还和含光君结伴同行,修着鬼道却行正义事,现在受很多人爱戴哦!”
  金光瑶看着某位心智貌似三岁的孩子用一双亮闪闪的眼睛看着他,觉得自己哄孩子真的很强,因为孩子都觉得正义都能战胜黑暗,对吧?
  薛三岁问:
  “森么叫gay里gay气?”
  “呃……”
  “emmm”
  某个老父亲似乎遇到了难题。
  “就是……就是喜欢好看的男孩子的男孩子啦!”
  “哦……”
  “成美酱不要学哦!”
  “可是瑶瑶也很好看,洋洋也很喜欢啊。”
  “这是父爱。”
  “哦。”
  “你认识晓星尘吗?”
  “谁?他欺负瑶瑶了吗?他在哪!”
  “没有,而且,你千万别去招惹他,懂?”
  “哦……”
  然后……洗脑过后,薛洋脑中记忆大约是这样的:我跟瑶瑶避世独立了,然后,不许到街上,只在此山中,不要搭理其他人。我很仰慕魏无羡,可惜他爱上了含光君,还成为了道侣。我还是很爱吃糖,并且我的仇家烁阳常氏已经被灭门了,谁干的,真棒!我不许在夜里出门,因为可能碰到夜猎的,有人敲门就扮作女生,说不接待客人,有什么需要跟瑶瑶讲。最重要的就是,瑶瑶说:不能被别人看到我。
  少年似乎没有了以前的忧愁,更像是变回了像九岁断指前的少年,却又像夔州霸王薛日天,只不过,没有了痛苦的记忆,包括那个让他痛苦的人……

  我会不会把瑶瑶写老了……我真的不是黑粉!
  我觉得既然蓝大能读懂汪叽的内心,自然也能跟汪叽的脑电波在同一频率上吧,所以,他俩应该能进行非常人式交流吧……
  至于那碗不知道什么玩意儿的药其实只是补强行修魂的药而已,之前不是说瑶瑶强行把洋洋从阎王爷那抢回来嘛,我jio得应该也是补魂,而且把手也补好了(毕竟那里技术那么发达对吧……)

  谢谢大家肯听我唠叨哦,有什么意见要提出来哦⊙∀⊙!

  而且……我站棺配哦ο(=•ω<=)ρ⌒☆……

 

又相逢/abo(1)

  abo设定
  恶友友情向,小星星还没出来,就不打tag了
  纯属瞎编,如有雷同,请轻打。
  最是一年春好处,绝色烟柳满皇都。
   阳光透过枯木逢春中稀少的枯叶,落在石洞上,在石壁上撒下了点点斑点。石床上脸色苍白,不似个活人似的俊秀少年缓缓睁开了双眼,干裂的嘴唇说着无声的话语。一位面容姣好,额上朱砂衬得脸庞更是精致得雌雄模辩的男子走上前去,喂了他一口水,少年便又沉睡过去了……
  那位男子轻步走出了石洞,对着门前那颗死而复生的挂梁青摩挲了一下,淡淡笑了一下,在姣好的面容上映出细细的忧伤。
  石洞中传出一丝声响,男子听见里面细不可查的声响后,快步走了进去,细心查看少年的伤势。少年微微撑开双眼,一双明目如同群星点缀,玉面朱唇,真乃俊逸绝尘。不过,男子并没有过多欣赏少年的美貌,把他扶起来后,端了石桌上的药碗,唤了声“成美”。少年听到这声称呼后,没有推开男子手中的药碗,而是嘴不饶人的说:“小……矮子,不要……叫我……成美……”金光瑶装出生气的样子,说:“成美,不要说话,你还没恢复!”脸上虽是生气的模样,嘴上倒上一派温柔的语气。薛洋闻到药碗的气味,皱紧眉头,对金光瑶说:“苦……”金光瑶颇为无奈的往碗里放了两勺糖,看到对面的少年眉头渐渐放松,才一字一句地告诉他事情的经过……